位置:主页 > 儿童教育 >
裸辞当了两年 B 站 UP 主我都经历了些什么?
发布日期:2021-12-07 01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但你一定知道他曾经模仿过的这些人:罗翔、何同学、半佛仙人、巫师财经 ......

  从 2019 年底开始做 B 站 UP 主到现在, 阿扶 frits(下称 阿扶 )的粉丝量也没有超过 50 万,但模仿这些 UP 主的内容,播放量却能轻轻松松跨越 100 万大关,其中聊半佛仙人的视频,播放量更是达到 413.7 万。

  阿扶的模仿有多像?这么说吧,只要他一出模仿视频,立马就有一大片弹幕评论 有内味儿了 。

  在 半年涨粉近 1000 万,罗翔爆火也就看起来简单 这条视频里,阿扶做了一个和罗翔视频非常像的蓝色背景,配上一张放着书、话筒和保温杯的桌子,再找来一个蓝色布偶代替罗翔。

  阿扶是少有的用模仿来分析视频方法论的人,也是借着知名 UP 主飞速收获关注的人。

  他很聪明,在做 UP 主之初通过这种方式吸粉、固粉。他也看似有点笨拙,在探索出成功且擅长的视频制作方式后,又暂停了模仿,去尝试五花八门、多种多样的道路:聊美食、聊电影、聊互联网、聊人生经历 ......

  后面的视频播放量忽高忽低,阿扶也因此被同行说 你做视频怎么做成创作研究院了 。

  最近,阿扶发了一条视频,标题是 裸辞当了 2 年 up 主,我都经历过什么 。

  视频中,阿扶一步步剖析了两年来他的心路历程,从创作手法,谈到搬家原因,又谈到收入来源。他经历过默默做视频,但两个月只涨粉 35 个的时期,也经历过播放量暴涨,直接越过 100 万的时期。

  他说,他没办法确认他的爆款视频里有多少是运气的成分。他既不敢把产出寄托给时代红利和侥幸心理,也不能被动的等数据回落。

  我们希望了解一位全职自媒体人这两年来的历程,也好奇阿扶突然转变内容生产方式的原因,因此约他见面聊了聊。

  见面时,阿扶的头发比视频中要长些,他把前额的刘海一并梳起,扎在了脑后,和视频里的形象相比更显干练。

  他可以毫不停歇地说上 20 分钟,不需要提示、不需要过多停顿,连停下来喝水的时间都很少。好像按下了录视频的开关,他真诚地、毫不避讳地讲述着这两年的所有生活。

  我们的谈话满满当当地装在了录音笔中,最后,他拿起录音笔一看: 三个钟头,刚刚好,跟我开一次直播的时长差不多。

  之前做过世界 500 强公司的社媒运营,也在上市广告公司做过方案策划、媒体投放。反正就是从一个很小的格局,走到一个大的业态,然后再回到最底端的自媒体,从零做起。

  大家都觉得我很佛系,对吧?但实际上不是的,我很喜欢自己在公司加班,如果我在那个年代肯定是卷王。

  周末没有同事在的时候,我就悄悄地去公司加班,为的就是下周一开会的时候,老板问大家有什么想法,我已经想好一个方案了。

  那个时候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:我在这家公司唯一的目的,就是离开这家公司。

  那个地方内耗太严重了,我觉得我有限的生命不能在你们无限的内耗中消失,所以我就走了。

  因为他们都有社交关系,都有正经的工作,他们问你在干嘛?我说我在 B 站拍视频。

  其实最不好意思的就是我跟他聊天的时候,我没东西聊,我的生活其实没有推进。可能有点像写论文,我一个月前见你,你在写论文,一个月后见你,你还在写论文,没有反馈的阶段。

  所以曾经有一段时间就是深不见底的,我的东西真的就像论文一样,没有人会回复我,没有人会告诉我好不好,我就只能一直做。

  我以前还在职场的时候,肯定是关心每年的工资要翻倍之类的这种东西,但是从那一年开始,我的心态就是,不一定要成功,不成功也没关系。

  各种各样的投资人、广告方、平台方、圈内的同行、圈外的想进圈内的人 ...... 所有的人都来找我,我脱节不了。

  现在做 B 站 UP 主,我也经常通宵,虽然没有在公司里面上班,但做 UP 主其实也是工作。

  我是一个定目标一定会完成的人,如果我给自己规划这个视频 5 天内要完成,但到了第 4 天还没做完,我第 4 天那天晚上是不睡觉的。

  没有人拿着枪指着我让我加班,但是我依旧会通宵,直到后来跟同为自由职业者的同行聊起来的时候,同行说 你为什么会通宵?不按时完成又没什么损失 ,我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。

  别的 UP 主他们线 号发,但我没办法。我说了 4 号发,我就会给自己一个交代,所以做 UP 主也是上班,而且还是更辛苦的上班,自己逼自己的那种。

  我有时候晚上八九点感觉来了,就会一直工作,做到晚上 11 点的时候再点个外卖,因为注定今晚不睡觉了。

  这对我来说可能只是三个瞬间:一是知道今晚不睡觉了,二是点个外卖、吃一下外卖,三是天亮了,然后一鼓作气、一气呵成。

  用另一个维度考量,就是我做的东西一定要有价值,不能摸鱼,我不能辜负自己,这个想法比我要赚多少钱更重要。

  我不是倡导大家通宵啊,我是资质实在平庸,有时候感觉来了,怕它跑了,第二天写不出稿子,才垂死挣扎想一鼓作气抓住它的。

  但是做了两年这个工作之后,也渐渐意识到通宵对身体的伤害特别大,现在真的是能不通宵就不通宵了。

  这件事情很重要,因为它是偷懒。一直学别人,是,我能学好,但是很累,只要东西不是自己的都累。

  你只要去看我那时期的内容就知道,就是群魔乱舞。我的频道变得不像自己的个人意志,就像是在做实验。

  后来发现我自己的创作系统里面有一个很无奈的东西,就是我的系统未必是一个大众系统。

  罗翔、老番茄的表述系统就是给大众看的,大众就喜欢,而我的系统可能是偏 B 端的,我的这一群受众更拥护我。

  因为他们可能不需要我给出很多娱乐化、消遣放松的东西,但他们很需要我提出见解、对他们有用的洞察。早期看我的粉丝很多是运营、产品经理之类的。

  同时我的体质又不是那种搞笑体质,我发现那些更轻易火的点,我好像一个都没有。

  后来发生了一件挺触动我的事情,就是 B 站有一个 UP 主叫做 老奇好好奇 ,他一个视频涨了 31 万粉。

  他说过向一些经典 UP 主学习,推荐大家去看阿扶的系列视频。我已经很久不做那种手把手拆解了,但是过了一年,竟然还有一个人说,是因为受我的启发,做出了爆款视频。

  src=所以我就发现,最开始我抱怨自己体质很小众,很 to B,但现在又觉得这个东西是有使命感的。

  我现在做视频的时候会有一种感觉,越要做好,越要去不断地发现自己有什么亮点。

  不仅是要看自己有什么优点,还要看自己有什么缺点,还要挖掘一些自己以前觉得普普通通的特质。例如我以前讲话的时候会随便乱扯一下,乱扯在生活里面它不是个什么东西,但是在视频里面它就是一种幽默感,大家会看到这个人脑洞好大。

  创作成体系,成一个可量化的或是可批量生产的东西,这些是后面花时间就能去做的事情。在此之前,首先肯定是要把自己琢磨明白了,找到自己真实、完整的状态。

  做视频创作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生活方式,它也适合我的节奏,我平时写东西,写完再做成视频,不自觉就会变成 10 分钟左右,我就是中视频体质。

  你会发现我最近的内容就是两套逻辑,一套是靠技术,一套是通过消耗生命经历做出来的原生内容。

  讲东京奥运会那期就是完完全全靠技术做出来的。奥运会它有两个关键词,一个是体育,一个是政治。我一不懂体育,二不懂政治,那个时候我在想要不要做,后面我想到了一个清奇的角度——正是因为我不懂体育和不懂政治,我才能做出大众最喜欢的东西。

  因为我一旦懂体育和懂政治之后,我就会陷进去,讲一些垂直领域的人才懂的东西。

  反而我站在普通人的角度去看奥运盛世,从而产生的想法或见解,这才是离普通人最近的。

  奥运会那一期视频在小红书同步了,发了之后就涨了 1 万多的粉,后来这个视频成了奥运会主题下的知识类视频综合数据第一。

  我知道自我是怎样的,我也知道市场是怎样的,我做我自我的东西可以做得很好,我做市场的东西也可以做得很好。

  别人都在营销自己的优点,他们做的东西可能是制造距离感,让大家去敬仰和追随,而我在营销自己的缺点,跟大说其实我也不牛逼,但我可以过得很好。

  你们会发现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提一个东西,我没有提到做 UP 主多赚钱,因为我对它的期望根本就不是赚钱,而是形成一个循环系统。

  我的价值观是这样的:这不是一个我围着钱去做,然后就会有钱的事情。我想的是先去产生更多的价值,一个人价值溢出之后,别人会疯狂拿面包来跟你换这部分价值。

  src=很多人就是先捞一笔再走,就是 我做得很苦,现在不捞,什么时候能捞 我现在一定要收割,不然下一个时代跟我没关系了 那种。

  但我是反过来的。我并不需要大富大贵,但我需要我这个人是充盈的、是丰满立体的,然后这种状态会支撑我走过百年的生命。

  大家有钱之后追求的不也是这样的东西,那我现在就追求这样的东西,然后同时它只要产生钱,不让我饿死就可以了。

  我跟 B 站签了约,我只要按时按量更新,每年都可以得到一笔支持创作的经费。我现在的主要收入就是广告、企业业务咨询、活动出场费和这笔 B 站经费。

  不过我发广告的频率很低,我只接过两个,去年一个,今年一个,如果靠广告我早就死了。

  我之后也有个计划,就是做创作者陪伴和创作者服务。它可能就像一个私域,或者是高端的咨询,企业服务也是一个很好盈利的东西,我服务的都是有知识和认知的人,他们也能帮助我成长。

  大家现在越来越不愿意见面了,讲社恐、社牛,本质上是大家对社交的议题很敏感,甚至大家越来越厌恶无效社交。

  B 站它像个平行时空,很多人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找到喜欢的人,却可以在 B 站弹幕里、评论里找到。

  src=以后的话,我暂时不会考虑做短视频,我愿意把更多的那种精力花在研究更复杂的东西上面。

  我构想的未来是沉浸式的,就像看电影,关门、隔音、只能看屏幕,没有电话,没有打扰。

  如果让你在电影院看两小时的短视频,你会不会吐?15 秒、15 秒,一直划你可能会很不适。

  说不看好短视频,我也没有那么鄙视,我只是觉得自然而然的,我想不到下一个时代需要短视频的地方。

  疫情期间,B 站股价暴涨、用户暴涨,因为大家每天不上班,没地方去,只能在家刷短视频。大家就觉得都刷了好几天短视频,好像也没什么好看的了。

  这两年来,生活、工作、事业,所有东西都是我 DIY 的,我找不到后悔做 UP 主的理由。就好比你 DIY 一个手机壳,你也不会后悔,尽管它丑,但你会觉得那是我创造的。

  每个人对自己的认识不够的时候,都会希望自己成为明星,但你对自己足够了解后,这个东西自然而然就消失了。

  我做的事情其实很独特,而且我能做的事情也只有我能做,那我就做我能做的事情,这不比当一个明星差。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