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主页 > 知识宝典 >
鸡头米赛蚌珠圆
发布日期:2021-11-23 08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叫鸡头,就对了。相信谁见了,也不会叫错的,实在是太像了。也有长长的脖子,也有尖尖的喙,那浑身密密的刺权当是身上的鸡毛吧。静静地供在案前,仿佛一不留神,它真能“啯啯啯——”一声声啼出来,吓你一跳!

  鸡头学名叫芡实。芡与莲藕一样是水生植物,不过藕叶是撑出水面的,芡叶则漂浮在水上,但芡叶又实在比荷叶要大上许多,略略比王莲的叶子小一点,也与王莲的叶片一样布满了利刺,叶缘却不会直立,皱皱巴巴地铺在水面上,像懒婆娘塞在箱底的不曾洗熨过的旧衣服。就在这不起眼的阔大绿叶之间,也会绽开一朵又一朵紫红色的花儿,当然不及荷花漂亮,也不会张扬地擎出水面,就那么稀松平常地点缀在碧水与阔叶之间,却有股子清新与隽永的意思,说不上优雅,却平和,淡然。过不多久,花谢了,结了果——鸡头一般昂首于阔叶之间的芡实,满是尖刺。

  不过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,撕开芡实,就可以得到里面许多豌豆般大小的鸡头米了,剥去其黄褐色的坚硬无比的外壳,一粒粒雪白晶莹的珍珠丸蹦蹦跳跳地弹了出来。那可是一道极具江南风味的美食,尤其在苏州,只要提起鸡头米,对方必是垂涎欲滴:哦,鸡头米,水八仙啊,味道好得来。一些风雅之人也许还会给你讲一讲关于姑苏葑门南塘鸡头米的典故,信口就是一阙清新典丽的《忆江南》:苏州好,葑水种鸡头。莹润每疑珠十斛,柔香偏爱乳盈瓯,细剥小庭幽。想想,多美,石板小径桂花院落,月正圆风正清,橘黄的灯影里,阿婆阿爹边说笑,边手里捏只老虎钳,剥那坚硬的鸡头米呢。小沙锅里弥散着一股子清雅芬芳,等晚归的儿女回家品尝呀。想不到这小小的鸡头米,一入了诗词,竟是这般的温润可爱,直让人越读越酥软,越看越喜欢。所以呀,定居北京的苏州作家车前子才说嘛:江南的食物,或者说苏州的食物,第一要数鸡头米,因为鸡头米的口感之美,难以言传,鸡头米是一种淡到了极致的美食。

Power by DedeCms